• >
主页 > 澳门六合开奖现场直播 >
澳门六合开奖现场直播
哈萨克斯坦这事整个过程是中国人最喜欢的经典款权谋剧标准的扮猪
发布日期:2022-06-23 04:52   来源:未知   阅读:

  【本文来自《哈萨克斯坦总统宣布“所有地区宪法秩序已基本恢复”,将发表全国电视讲话》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目前来看,托卡耶夫应该是中亚权谋第一人,在全世界进个前10问题不是很大。

  整个事情的过程就是中国人最喜欢的经典款权谋剧:废太子勾连敌国细作和地方势力意图谋反,结果一向低调谦和,在文界以玄谈著称的虚设新君用大义名分抓住了禁卫军的兵权,随后将计就计将乱党一网打尽,还乘势兵谏了实权在握的太上皇,成功亲政。

  托卡耶夫以往在哈萨克斯坦政坛以低调内敛,低眉顺眼,温和谦逊著称,属于学者型官员,主要特点是懂中文,说话云里雾里,但掌权前途则普遍不被看好,毕竟哈萨克斯坦是家天下嘛,他又不姓纳,还是个软性子,谁会看好他?当时在哈萨克斯塔有句话,说他唯一的特长是“了解汉语语法”,这话有两层意思,一个是他掌不了大权,另一个是他说话喜欢弯弯绕,让人听不懂,喜欢把事情复杂化。

  他在就任总统前的职务是上议院议长,这个职务被视为哈萨克斯坦的二号人物,2019年6月12日,托卡耶夫以上议院议长身份接替纳扎尔巴耶夫就任总统,随后上议院议长职务被交给了纳扎尔巴耶夫的长女,具有储君性质的纳扎尔巴耶娃。

  纳扎尔巴耶娃在就任上议院议长之前已经在多个部门上任职过,此前曾经是哈萨克斯坦副总理,2016年9月被免去副总理职务后转任上议院议员,并在上议院的国际关系,国防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任主席,主要负责外交工作。

  很明显,纳扎尔巴耶夫通过这种人事安排在刻意历练自己的长女,让她在行政和立法机构工作为其积累经验,累积人脉,建立工作关系,栽培之意溢于言表,2019年纳扎尔巴耶夫辞去总统职务退居幕后,托卡耶夫接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娃便成为了上议院议长,储君身份已经被明确下来。

  此时的托卡耶夫实际上就是纳扎尔巴耶夫和纳扎尔巴耶娃之间的过渡环节而已,不出意料的话,等托卡耶夫任期结束,纳扎尔巴耶娃将会萧规曹随,从上议院议长位置接替托卡耶夫就任总统,以此完成纳家内部的权力交接过程。

  托卡耶夫就是一个用来在过渡时期充门面的工具人,主要作用是堵外人关于哈萨克斯坦是家天下的嘴。

  这样的软脾气文人,是作为父女二人之间的过渡环节的不二人选,至少表面上看来是这样

  纳扎尔巴耶娃上位一开始是没有悬念的,一方面她是纳家人,另一方面她是纳扎尔巴耶夫的孩子中唯一一个算是有点政治头脑的,比她那个贪得无厌的二妹迪娜拉·库利纳耶娃要优秀的多,还是长女,另外,纳扎尔巴耶娃有海外背景,受西方追捧,被视为“思想开明的进步人士”。

  和很多人想象的不同,受西方追捧这一点这对于纳扎尔巴耶夫来说是绝对的加分项,因为纳扎尔巴耶夫对抗俄罗斯吞并企图的主要手段就是引美抗俄,甚至为此蓄意引进颜色革命团体,并在总体可控的环境下对其活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此抵制来自俄罗斯的吞并意图,并打压国内亲俄派,这一点很多人都提到了,在此不作赘述。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这一手在投资界其实非常常见,它甚至有个专业术语,叫“毒丸计划”,意思是当一家公司遇到恶意收购之后,公司为了保住自己的控股权,就会大量低价增发新股,以此让恶意收购方的股权占比下降,这样做既摊薄了股权,又增大了收购成本,从而让收购方无法达到控股的目标。

  纳扎尔巴耶夫实际上就是通过向西方国家增发新股,摊薄俄罗斯手里的股权,增加俄罗斯的收购成本,从而防止被吞并,而纳扎尔巴耶夫本人则通过在董事会和监事会内部的影响力来维持大局总体可控,从而在云波诡谲的中亚屹立不倒。

  然而你选择了家天下,就要承担家天下的后果,所有力量都有代价。纳扎尔巴耶娃本人还行,除了有点跋扈之外并无大过,甚至还算有些才能,但问题在于她的家庭出了大问题。最先出事的,是她的丈夫拉哈特·阿利耶夫。

  拉哈特·阿利耶夫,达利加·纳扎尔巴耶娃的前夫,前哈萨克斯塔第一女婿、前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前国家总统保卫局副局长、前哈萨克斯坦驻奥地利大使

  拉哈特·阿利耶夫在苏联时代就迎娶了达利加·纳扎尔巴耶娃,他长期被视为纳扎尔巴耶夫的心腹臂膀,极受信任,这从他的职务就能看出来,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国家总统保卫局副局长,国家安全委员会是哈萨克斯坦的情报机构,总统保卫局看名字就知道是禁卫军,所谓南北镇抚司,东西缉事厂,他都是二把手,还是女婿,这要不是心腹,那天下就没有心腹了,纳扎尔巴耶夫如此安排,说白了无非是给自家女儿保驾护航。

  但问题在于,很多人接近了权力,就会以为自己已经掌握了权力,很少有人能把持得住,这位老兄就是没有把持住的其中一人,他仗着自己是老纳心腹,在哈萨克斯坦专横跋扈,目中无人,趾高气扬,卖官鬻爵,这些都还能忍,家天下嘛,但后来他越界了,2002年他野心膨胀,竟然试图利用自己手里掌握的禁卫军兵权发动宫变,此事彻底激怒了老纳,但老纳做事讲究,而且他的党羽尚存,万一那些人狗急跳墙,事情一个不好便要吃亏,于是一纸调令,把他送到奥地利当大使去了。

  随后老纳开始剪除他的党羽,将他的党羽以黑社会这种口袋罪全部抓起来,逼迫纳扎尔巴耶娃和他离婚,随后又以意图谋反和黑社会组织的罪名缺席判他40年监禁,失去一切的阿利耶夫惶惶不可终日,2014年在走投无路之下向奥地利警方自首,并被奥地利关在约瑟夫城监狱,2015年2月24日清晨,这个曾经权倾哈萨克斯坦的第一女婿被发现吊死在维也纳约瑟夫城监狱一间单人囚室的浴室中,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在除掉了这个从心腹变成心腹大患的威胁后,纳扎尔巴耶夫就不再信任外戚了,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副主席这个要害职位就交给了他的外甥,曾在克格勃受训的萨马特·阿比舍夫。

  萨马特·阿比舍夫,曾在克格勃受训,达利加·纳扎尔巴耶娃的表兄,老纳的外甥

  事情看上去已经解决了,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纳扎尔巴耶娃的麻烦还没结束,因为她和阿利耶夫还有个孩子,艾苏尔坦·纳扎尔巴耶夫,这个孩子认为满心仇恨,认为是自己的母亲和自己的外公合谋害死了自己的父亲,另一方面,达利加·纳扎尔巴耶娃和阿利耶夫离婚后,又再婚嫁给了沙里普巴耶夫。

  他是其母和有政治污点的前夫的儿子,从继父沙里普巴耶夫又得不到父爱,对于父亲之死耿耿于怀,于是愤怒之下于2020年2月13日突然跑到英国,向英国申请政治庇护,并向媒体抖出大量其母和继父贪污腐败,损公肥私的行为,声称母亲和继父沙里普巴耶夫合谋侵吞了10亿美元,他揭露了大量哈萨克斯坦高层集体腐败的问题,并声称自己曾经和外公纳扎尔巴耶夫面谈,劝告外公整治吏治,高压反贪,但是外公没有给予明确表态,由此外逃英国。

  于是2020年5月2日,具有过渡环节性质的虚君托卡耶夫签署总统令,免除纳扎尔巴耶娃的上议院议长职务,5月4日,中央选举委员会宣布终止纳扎尔巴耶娃的上议院议员资格,相当于把纳扎尔巴耶娃一撸到底。

  注意,按照哈萨克斯坦宪法,总统是无权任免议员和议长职务的,因此托卡耶夫的这一次人事任免通常被认为是纳扎尔巴耶夫授意他做的,原因也很简单,艾苏尔坦外逃英国一事让纳扎尔巴耶夫倍感耻辱,怒不可遏的他打算敲打敲打他手下那群鸟亲戚。

  这里需要说一下,纳扎尔巴耶夫的儿女那真是一堆卧龙凤雏,长女的女婿外孙先后叛逃姑且不论,他那个二女儿迪娜拉·库利纳耶娃一家更是烂泥扶不上墙,迪娜拉本人贪得无厌,把自己贪成了哈萨克斯坦排名第四的富豪,二女婿帖木儿·库里巴耶夫更是骚,这人是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董事会成员,手里掌握着哈萨克斯坦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其总资产超过全国GDP的一半,他本人是哈萨克斯坦首富,据《福布斯》杂志2018年公布的数据,资产估计为33亿美元。还是哈萨克斯坦国家企业家商会会长、世界石油大会哈萨克斯坦国家委员会主席。

  另外他与哈萨克斯坦富商的女儿可可·阿什克娜兹有婚外情关系,可可给他生了2个儿子。

  帖木儿·库里巴耶夫,哈萨克斯坦首富,纳扎尔巴耶夫的二女婿,此前曾一度被视为哈萨克斯坦总统的热门人选,但他本人大概是因为齿寒于阿利耶夫的下场,因此多次强调自己无心政治,只想做一个商人,竭力回避参与政务

  亲戚的拉胯导致纳扎尔巴耶夫实际上根本找不到有力的继承人选,外甥阿比舍夫肯定不行,因为他是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副主席,说白了就是厂卫,哪儿有厂卫上位的道理?远的有贝利亚,上位之后什么下场?近的有阿利耶夫,又是什么下场?所以纳扎尔巴耶娃被一撸到底之后,继承人问题实际上就被搁置了下来。

  你可能会问,现在没有继承人了,纳扎尔巴耶夫就不担心负责过渡的现总统托卡耶夫会乘机搞事情,把虚君坐实吗?老纳就这么心大?

  说实话,还真不担心,原因有二,一是托卡耶夫本人极其隐忍,演技逼真,让纳扎尔巴耶夫极其放心。二是纳扎尔巴耶夫设置了保险,做出了一大堆安排,留足了后手,不怕你乘机搞事情。

  2019年3月,已经被宪法确认为终身总统的纳扎尔巴耶夫突然宣布辞职,把总统职位让给托卡耶夫,但是在辞职之前,他做出了这么几件事情:

  2.出台《哈萨克斯坦国家安全会议法》,建立国家安全会议,将相当一部分总统职权转让给国家安全会议,并自任国家安全会议主席。

  换句话说,交给托卡耶夫的总统职务,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空壳而已,大量权力都被分散到了政府和国家安全会议中,纳扎尔巴耶夫退居幕后,通过操控政府和把持国家安全会议从而掌握权力,哈萨克斯坦事实上形成了总统-国家安全会议主席的二元权力结构。

  搞了这么一大堆防护措施之余,纳扎尔巴耶夫还不放心,还让自己的亲信心腹把持情报部门,用以监视和制衡托卡耶夫,他在2016年便任命卡里姆·马西莫夫为国家安全会议主席,和自己的外甥阿比舍夫合作,确保托卡耶夫不敢搞事情,马西莫夫曾任交通部长、副总理、纳扎尔巴耶夫的总统顾问、总统办公室主任和政府总理,事务通达,对纳家的赤胆忠心,他就如同贵族家庭忠心耿耿的老仆人一般,专门负责帮老纳一家解决各种不方便的问题,据说前第一女婿阿利耶夫就是在他的操作下才被吊死在奥地利的。

  卡里姆·马西莫夫,哈萨克斯坦前总理,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兼总统办公厅主任,可类比司礼监掌印太监兼提督东厂太监

  你可能会问,马西莫夫怎么就这么得纳扎尔巴耶夫的信任?居然把禁卫力量和情报部门都交到他手里掌握,难道他就不怕马西莫夫自己搞事情上位吗?

  还真就不怕,原因很简单,马西莫夫是维吾尔族人,在哈萨克斯坦无根无底,如同浮萍,安生立命完全依赖纳扎尔巴耶夫对他的信任和支持,作为一个外族,他要是敢上位,第二天就会被其他人给掀翻,而且长期掌管厂卫,得罪的人太多,因此他只能全心全意忠于纳家,别无他念,再说了,不还有纳扎尔巴耶夫的外甥阿比舍夫担任副手制衡他吗?所以纳扎尔巴耶夫对他完全放心。

  纳扎尔巴耶夫对于有人威胁到自己的权力是非常敏感,极端警惕的,层层设防,互相制衡,上下其手,心腹掌机要,这些都是基本操作,对于那些胆敢威胁到他权力的人,他绝不手软,比如他的前女婿阿利耶夫就被赶到奥地利任大使去了,随后还被吊死在奥地利的监狱里,进了监狱都不放过,再比如哈萨克斯坦前总理,前总统行政主管,前阿拉木图和阿斯塔纳市长伊曼卡里·塔斯马卡穆别托夫,他曾经也是老纳的心腹,但在2016年因为老纳觉得他威胁到了自己,立马一纸调令把他赶到俄罗斯去担任驻俄罗斯大使了。

  那么托卡耶夫又是怎么用自己的逼真演技骗过纳扎尔巴耶夫这个老狐狸的呢?一言以蔽之,教科书式的隐忍。

  前面说过,总统职务交到他手里时已经是一个空壳,大部分关键权力已经被分散到了政府部门和国家安全会议中,但哪怕是这么一个空壳职务,他依然把仅有的所剩不多的权力分享给了纳扎尔巴耶夫这个退居幕后的太上皇,2019年10月22日,托卡耶夫签署总统令,宣布把除外交部,国防部,内务部部长外,其余所有政府部长的人事任免,以及直接隶属于总统,和对总统负责的相关机构,例如总统办公厅,总检察院,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家银行,总统警卫局等机构负责人的人事任免,以及各州,直辖市,首都的领导人的人事任免权力,全部与国家安全会议主席(也就是老纳)分享,另外主持国家安全会议日常工作的国家安全会议秘书的人事任免也与国家安全会议主席分享。

  在此之前,这些职务的任免是由总统办公厅负责人提交,经总统审核批准后就任,现在一律改为要与国家安全会议主席协商。

  你可能会问,托卡耶夫不是还保留着外交部,国防部,内务部的人事任免权吗?这些可都是要害部门。然而并不是,纳扎尔巴耶夫为了分散权力,互相制衡,从而永葆掌权,对哈萨克斯坦的政府职能进行了极其复杂的叠床架屋工作,比如外交职能实际上归属于前面提到过的纳扎尔巴耶娃曾经担任过主席的上议院国际关系,国防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国防职能实际上归属于国家安全会议,内务职能实际上归属于国家安全委员会,外交部,国防部,内务部只是三个空壳而已。

  换言之,托卡耶夫通过事实上放弃一切权力,并把自己的脖子主动抵到老纳的刀口上,赢得了老纳的信任,这还不够,随后托卡耶夫再次签署总统令,明确表态在未来国家的发展中,哈萨克斯坦依然需要“民族领袖”祖国之父纳扎尔巴耶夫掌舵护航,这两顶高帽子把纳扎尔巴耶夫捧到了天上。再加上托卡耶夫一直以来表面上的温吞水性格和学者名声,一向以循规蹈矩,按部就班,谦卑内敛,说话云里雾里著称,没有人会认为他能威胁到老谋深算,树大根深的老纳,毕竟就连当这个过渡用的虚职总统在此前都曾不被人看好,要不老纳也不会选他来当过渡了。

  不过托卡耶夫也不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在他的主持协调下,49岁的原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玛吾林·阿什姆巴耶夫当选为上议院议长,还任命45岁的阿伊达·巴莱耶娃为信息和社会发展部长,任命41岁的达吾然·阿巴耶夫为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还有48岁的国家安全会议秘书亚瑟特·伊斯克涅夫、46岁的“祖国之光”党第一副主席包尔詹·拜别克和43岁的总统顾问埃兰·卡林,哈萨克斯坦的政府结构出现年轻化的趋势。

  但也没有更多的动作了,就连把纳扎尔巴耶娃一撸到底都是纳扎尔巴耶夫授意的。

  但是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们都看到了,各路颜革NGO,长期在政治上不得志的小玉兹地方势力,纳扎尔巴耶夫手下那群饭桶亲戚企图夺权而串联出来的人马,三方开始借着油气涨价的由头搞事情,随后骚乱从小玉兹地区蔓延至位于中玉兹的首都阿斯塔纳和位于大玉兹的原首都阿拉木图后,长期蛰伏隐忍的托卡耶夫突然动手。

  先是利用总统职务的大义名分迅速抓住了首都附近的一部分部队和总统保卫局的禁卫力量,合理利用首都阿斯塔纳是新城,规模比较小,利于小规模部队掌控的优势,二者结合迅速控制了政府部门的几个重要官邸,所谓县官不如现管,他解除了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马西莫夫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阿比舍夫的职务,还于1月5日的电视讲话中宣布解除纳扎尔巴耶夫的国家安全会议主席职务,自己兼任该职,使自己从过渡虚君转变成大权独揽的实权总统,把总统-国家安全会议主席这个二元权力结构合二为一,大权独揽。

  1月6日向集体安全组织求援并获得回应,同一天解散了广布纳扎尔巴耶夫党羽的政府,接受了政府的总辞职。

  1月7日将事件定性为,并宣布不和谈判,对一律格杀勿论,其杀伐决断和此前内敛谦恭,低调温和的外部形象判若两人。

  1月8日以叛国罪逮捕卡里姆·马西莫夫及其党羽,同时解除最后一个还在反抗的高层,纳扎尔巴耶夫的外甥阿比舍夫的亲信,国家安全委员会副秘书长阿扎马特·阿布德莫布罗夫的职务。

  目前大局已定,纳扎尔巴耶夫已经宣布自己是自愿把国家安全会议主席的职务交给托卡耶夫,并且呼吁全国人民拥护托卡耶夫,这倒是没毛病,当年赫鲁晓夫不也宣称自己是自愿退休的嘛,尼古拉二世也宣称自己是自愿退位的嘛,谁还不是个自愿了。

  四天时间,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此前的恭顺和谦卑目前来看完全是在故意隐忍,这是一次现实中的扮猪吃老虎式的权谋剧,主要角色名字换一换就能直接做剧本,连废太子纳扎尔巴耶娃这种反派都准备好了,主角还是标准的隐忍型文人,拿来拍电视剧再合适不过了。· 2022江西同济建设项目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招聘公告

网站首页  | 澳门金六彩开奖现场  | 澳门六合天天开奖现场  | 澳门六合开奖现场直播  | 澳门六和合彩开奖现场